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老板带我度蜜月
老板带我度蜜月

老板带我度蜜月



「王经理好!」、「王经理早!」我一边和同事、下属们打招呼,一边来到28楼的董事长办公室门口。

  我们公司的董事长和总经理是同一个人,叫董栋,47岁,有些黑社会背景,据说是靠拆迁起家,趁着房地产热把公司壮大。

  如今我们公司已经是一个以房地产开发为主体,涉及室内装潢、餐饮娱乐、物流运输、汽车制造等行业,在江南市是当之无愧的第一,就是在全国也是排名前十的民营集团。老板还没有到,她的秘书丁菲儿招呼我在外间坐下。

  丁菲儿29岁,是我的高中同学,关系很不错,这层关系全公司也没什么人知道。她大学毕业后直接应聘到了公司,开始在秘书室做普通文秘,后来升职为董事长专职秘书。

  公司里有人猜测她是做了董栋的情人,不过谁也没有证据,而我却知道所言非虚。我能在30岁之前执掌公司市场部,也多亏了丁菲儿,每每都是她把董事会上的情况以及董栋的态度透露给我,让我的策划案都能捉到领导心理,让领导满意,从而在职场上一路顺风。

  丁菲儿个子不算很高,1米62,相貌妖艳,身材凹凸有致。她穿着白色的职业套裙,饱满高耸的一双玉峰,配上细腻柔滑、娇嫩玉润的冰肌玉骨,份外迷人。裙下的风光也让人着迷,长筒肉色丝袜下套着两条浑圆修长的美腿,纤细小巧的美足上穿着细细的黑色高跟皮鞋,真的是既职业又性感妖娆。

  丁菲儿起身去给我倒咖啡,弯下腰时,被套裙紧紧包裹的臀部让人情不自禁的想就这样从后面进入,来一次站立式的背枪。就在我想入非非的时候,老板来到了办公室,我只好收回遐想,随着老板进入到办公室里间。

  我向老板说明了来意,老板似乎也很开心:「小王,你不错,你这几年的表现我都看在眼里,为公司出了不少力。前些日子那个别墅开盘,你们市场部的定位也很准确,你也一直忙着工作,没有好好休息。这样吧,这次蜜月旅行,批你二十天假期,公司再给你五万元的奖金,好好玩个痛快!」「谢谢董事长!谢谢董事长!」我一阵激动,事情顺利得出乎我的想像。

  这时老板又说:「这样吧,最近公司也没有大项目,我也正好出去散散心,你们去马尔代夫是吧?我也带着菲儿一起去,对我老婆就说是带着你出国考察。

  你们在马尔代夫的费用都算我的,算是我打扰你们蜜月的补偿。「这事情简直太好了,既可以和领导私下里多接触,成为领导的心腹,又可以免去一大笔费用,简直是天上掉下个馅饼啊!离开办公室前,丁菲儿似乎有话要对我说,可是欲言又止,我也只顾着高兴,没有细想。

  两天后,我、夏颜、老板、丁菲儿四个人坐上了飞往马尔代夫的飞机,开始了我和夏颜的蜜月之行。

  「老公,这里简直太美了,真想一辈子在这里。」夏颜正在我们住的水中别墅里感慨着。我们来到马尔代夫已经四天了,三天里老板和丁菲儿只是和我们一起吃吃饭,其它时间也不知道他们做什么。夏颜也算是和老板、丁菲儿熟悉了,每次吃饭的时候一直拉着丁菲儿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。

  这时我的手机响了起来,丁菲儿发来的短信,说是老板包下了一座酒店和一片海滩,邀请我和夏颜一起去玩。夏颜听说是去一片几乎不对外开放的私人海滩也十分兴奋,迅速地换起衣服来。

  夏颜换上了一套粉色的比基尼,套上一件短袖小衬衣和灰色的小短裤,把衬衣的下摆扎了起来,露出了平坦的肚皮和纤细的腰肢,一双修长笔直的美腿,脚上穿上人字拖,细致柔嫩的玉趾格外引人注目。

  来到那片海滩,只看到老板和丁菲儿正从海里上来,显然是刚刚游过泳。沙滩上放着四张躺椅,遮阳伞、鲜榨饮料等物品一应俱全。老板远远招呼我们,他看到夏颜时,被夏颜的清纯颜色所愣神。

  如果说丁菲儿是玫瑰中的蓝色妖姬,美艳动人,夏颜就是粉色玫瑰,清纯而又性感。丁菲儿由于刚刚游过泳的关系,身上除了黑色的比基尼,只是披了一条毛巾,雪白高耸的胸部依然清晰可见,和黑色的泳衣形成了鲜明的对比,她躺在躺椅上,修长的双腿叠在一起,展现着她魔鬼的身材。

  「来了?先下去游会泳,让菲儿教你们浮潜,菲儿可是高手。」董栋笑呵呵的说。

  「夏颜可不会游泳,就让她在这里晒晒太阳吧,我先下去玩玩。丁菲儿也不用教我,还是让她陪着你们好了。」我说。

  「这片海里可是风景独好啊,菲儿你就陪小王去,让他见识见识。小王,你们下去玩,我刚刚玩过了,就在这里休息下。」老板斩钉截铁的作了决定。我看了看夏颜,夏颜也让我下海,不要因为她而错过了美景。

  于是丁菲儿拿上了浮潜工具,带着我走向海里。虽然我会游泳,但是以前毕竟是在游泳池,下海的次数也有限,动作明显比丁菲儿生疏。丁菲儿熟练地戴上装备,一下子钻进海里,我戴上潜水眼镜,潜了下去,只见碧蓝色的海水里,丁菲儿正舒展开身体,两只小腿有节奏的打着水,在海里穿梭,宛如一条美人鱼。

  就在我看呆了的同时,丁菲儿迅速游向了我,一下把我抱住。她胸前的肉弹贴着我的胸口,我感受到了她惊人的弹性和柔软,我的阴茎也迅速勃起,顶在了丁菲儿的小腹上。

  丁菲儿的眼里闪过一丝笑意,用手指指了上面,意思是到海面说话。她把我带到一片礁石背后,上来就笑意盈盈的看着我,说:「刚才舒服吧?」我看着风情万种的丁菲儿,有些意外,不过还是点点头。

  「你知道我一直很喜欢你,一直给你内部消息,不过我很早就做了老板的情人,你也娶了夏颜,我也不想破坏你们的家庭。今天算是对你惩罚,给你这个,你看看海滩上正在做什么。」丁菲儿扔给我一个小巧的单眼望远镜,示意我看海滩。

  「海滩上能有什么?‘我心里嘀咕着,不过我还是拿起了了望远镜。不看不知道,一看我就明白为什么老板不下海了。

  沙滩上,夏颜的小衬衣已经被脱下,丢在了一边,夏颜正趴在躺椅上,老板侧身坐在一边,旁边放着一瓶防晒油,老板正在帮夏颜涂防晒油。

  老板一双大手在夏颜洁白、光滑的玉背上抚摸,从后背到腰部,老板的抚摸很像情人一样轻柔,时而撩过夏颜的后背、腰际,时而手指按压夏颜的肩部,一双手好像不止有十根指头一样,几乎覆盖了夏颜后背的每一根神经末捎。

  我看到老板抚摸到夏颜的后背的肩膀处,我就知道夏颜这次被老板吃定了,因为这里也是夏颜的敏感地带,每次我和她做爱从后面或者侧面插她,只要吻几下这里,夏颜很快就会高潮。

  果然片刻工夫,老板低头似乎对夏颜说了些什么,夏颜把头埋得更低了,就看到老板解开了夏颜的泳衣的扣子。老板没有让夏颜翻身,而是继续游走在夏颜的背部。不过这时老板更多的时候照顾夏颜的身侧,特别是夏颜的腋下和乳房交汇的地方。夏颜的身子开始微微扭动,老板却放弃了对夏颜背部的抚摸。

  就在我要松一口气的时候,老板的双手又按上了夏颜可爱娇嫩的小脚,老板的双手顺着润泽洁白的肌肤往上抚去,圆润的足踝、苗条的小腿、修长的大腿在他的掌下滑过,直到遇到夏颜灰色小短裤的阻碍。老板顺势去脱夏颜的短裤,夏颜不仅不反抗,反而顺从地把屁股抬起,让老板轻松的脱下。此时的夏颜,全身只剩下了一条布料极少的泳裤。

  「干,我这如花似玉的娇妻今天算是被老板摸光了。’不过在气愤之余,我也有些兴奋,更隐隐有些想看到老板接下去会怎么对待夏颜,会不会就在这里把夏颜给奸淫了?想着想着,我的阴茎开始胀大起来。

  正当我在盘算老板下一步的动作时,耳边传来丁菲儿的娇笑声:「看不出来你平时人模狗样的,上学那会儿更是正经得不得了,没想到老婆都被人摸遍了,你自己却硬了起来,原来也是个有淫妻癖的。看来今天还不是对你的惩罚了,还让你爽了。」不得不佩服丁菲儿的善解人意。

  沙滩上老板的双手这时已经摸向了夏颜的大腿根部,正不时地隔着薄薄的泳裤触碰着她的小穴。老板显得很有经验,一手按着夏颜的屁股,把包着小半边屁股的泳裤向中间合拢,变成丁字裤一样,一手用两根手指在夏颜的阴蒂上揉捏。

  夏颜被刺激得不行,虽然身体趴着看不见她的表情,但是紧绷的身躯和用力翘起的脚趾,说明了夏颜的身体正在享受这样的过程。

  这时,老板停下了动作,夏颜的身体也一下子放松下来。老板做了个手势,示意夏颜转过身来,夏颜听话地抬起头,两手护着胸前已经被解开的泳衣,正面躺在沙滩椅上。

  老板没有强迫夏颜拿开双手,而是蹲了下来,捧起夏颜的玉足放到了嘴边。

  老板迫不及待的将夏颜晶莹的足趾含在口中吮吸起来,嫩白的足趾精致细腻,把夏颜的脚趾一根一根的舔了个遍,甚至脚趾之间的缝隙也不放过,挨个用舌头扫了过去。

  吻完脚趾,老板又用鼻子在夏颜的脚背上嗅着、亲吻着。老板一遍又一遍的舔舐着,留下了口水的痕迹。夏颜被刺激得不行,双手也不护在胸前了,转而死死地抓住躺椅两边,极力抑制着自己情动的身体。

  老板的舌头缓缓地从夏颜玉足上移,直接吻到夏颜的大腿根部,一双大手也攀上了夏颜的乳房,一边把夏颜的32C乳房揉捏成各种形状,一边隔着泳裤舔吻夏颜的小穴。

  渐渐地,老板不再满足于隔着内裤亲吻,想用双手脱下夏颜的粉色的三角泳裤。夏颜这时略微清醒了些,双手护着泳裤,极力地反抗。

  「靠,虽然喜欢看自己的娇妻被老板玩弄,但也不能真的让老板光天华日之下就把夏颜给干了。‘想到这里我再也忍不住了,也顾不上和丁菲儿打招呼,直接跳进海里向沙滩游去,一边游一边高喊:「我们回来了!」给岸上的两个人提个醒,免得尴尬。

  等我回到沙滩,老板正躺在那里喝着果汁,夏颜已经穿好了比基尼,除了脸色微红外,看不出其它什么异样。不过我仔细一看,还是看到了夏颜的泳裤上对着小穴的地方潮湿了一大片,看来要是再迟回来一步,夏颜恐怕都要主动求着老板干她了。想想还要在马尔代夫待上四、五天,今天夏颜几乎被老板剥光了吻遍全身,照这样发展下去,看来夏颜也难逃老板的魔掌了。

  「小王,小颜刚才没涂防晒油,我怕她晒伤,就帮她后背抹了点油。我也是看小颜皮肤那么好,晒伤怪可惜的,你可别介意啊!」老板悠悠的对我说。

  「还是老板考虑周到,谢谢老板!」我真是贱啊,明明自己的老婆被老板欺负,我却要感谢老板。

  刚刚从海里出来的丁菲儿听到我这话,「噗哧」一声笑了出来。我明白丁菲儿笑声的意思:你是感谢老板帮你老婆抹防晒油,还是感谢老板满足了你凌辱娇妻的癖好?这真是个问题。


...................